当曲艺牵手戏剧——观“曲艺剧”《望红台》

发布日期:2018/05/24 来源:人民日报

在第九届中国曲艺节上,来自四川巴中市的曲艺人,上演了一台用多种曲艺形式演绎的戏剧作品《望红台》。


该剧展现的是上世纪30年代大巴山地区的生活图景。用“苦水台”“甜水台”“望红台”三个意象来组织全剧。“苦水台”代表了底层大众的穷苦生活和悲惨境遇;“甜水台”表现老百姓在中国共产党的指引下,分田地、建家园、当红军的觉醒过程;而“望红台”则传达了对牺牲的革命者的缅怀与思念。剧中主人公大山和杜鹃饱含热情地参加了苏区建设,真正地挣脱了传统生活的枷锁——杜鹃“不当童养媳”“不嫁九岁郎”,大山“不端叫花碗”“不抱大烟枪”,在革命运动中“脱掉青布衫”“拿起枪杆子”,跟着共产党“一直走向天亮”。当革命暂时受挫、红军被迫长征时,杜鹃与大山选择了精神相依的浪漫等待,杜鹃“在家好好地守着苏维埃”,大山则随着红军远去,一对苦恋的青年至死未相见,相守者“站成了望红台”。


剧中有九成演员都是首次走出四川的舞台,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剧中所聚焦的那些红军的后代,因此在表演中寄托了深厚的情感,流露出细腻的乡土情感和高昂的革命情怀。


对于演员们来说,将说唱曲艺串联成戏剧,也是一种全新的演出体验。曲艺是依靠音乐化的语言来表演的艺术,更多诉诸于观众的听觉,所谓“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望红台》中出现的四川琴书(扬琴)、四川清音、莲花落、谐剧、四川竹琴、莲厢、盘子、车灯、金钱板等多种曲艺形式,基本上都体现了演员说唱与伴奏搭配的、相对稳定的表演模式。但不同的是,创作者还力图在说唱的基础上,增加视觉性的形象塑造和行动表达;在听的艺术之外,呈现看的艺术。曲艺演员团队在舞台两侧分列坐唱,将空旷的舞台中间留给了戏曲表演。大山、杜鹃、大老爷、团丁、乞丐、红军等形象一一登场,苞谷地敲梆、背二哥打杵、父母卖儿、分田闹革命、红军做宣传等诸多场景一一浮现,向观众诉说着大巴山地区的革命故事。舞台上移动组合的高台,忽而是山区的丛林高地,忽而是革命的高台讲台,忽而是人们的生活场景,忽而是男女主人公互相守望的意象空间。每一段曲艺内容都可听可看,民间风格浓郁的吟唱,带来了浪漫的诗情;充满象征意味的空间,渲染出浓郁的画意。


曲艺的戏剧化,是拓展曲艺表演本体的重要尝试。唐宋以来,曲艺与戏曲艺术一直保持着密切的交融互渗,特别是近代以后,曲艺用戏剧化的“拆唱”形式,让曲艺的叙述体衍生成戏曲的代言体,由此单纯的说唱表演逐渐变异,甚至成为新的戏曲形态。因此,《望红台》标举“曲艺剧”的创作,可以说既是对传统的借鉴,也是一种创新。它汇集了四川丰富的曲艺形式,又用歌舞与戏剧的形式丰富了传统曲艺的艺术表达,是新时代中国曲艺在创新进程中推出的一部兼具思想性与艺术性的优秀作品。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所长)